布碌崙

碧咸的兒子名叫布魯克林,是跟據紐約市東河對岸的布魯克林區命名,我則喜歡以紐約華人慣用的舊稱『布碌崙』。我前後在布碌崙生活了十年的時間,旅美的最後兩年才搬進遠郊的新洲賓士域東區。上周,吾父的老朋友自美國到訪,少不免寒暄一會,言談間說起他也認識一位朋友是當大學圖書館員的,任職於布碌崙科技大學 ── 一個非常熟悉的名字。兩年前剛從羅格斯大學修畢圖書館碩士後,第一份應徵的工作便在布碌崙科技大學圖書館,當時的感想是:『天!千萬別要我返回布碌崙。』

除了靠東河的一段可以遙望曼克頓下城外,實在想不透布碌崙何美之有?到處是爛地一塊,一排一排擠逼的車龍早晚都像蔓藤般依附在布碌崙橋及 BQE 公路上,人車每天都跑著相同的耐力賽,駛回家時已經筋疲力竭,還要左穿右插地在橫街窄巷裡尋找那個價值連城的泊車位。車泊好了,鎖好了方向盤,還得瞄一眼路旁清潔的時間表,明天準時開車,免得被發窮惡的交通局發出違例泊車告票。有時候車子泊遠了,得提心吊膽地拾步回家,因邊緣地區聚居了西裔移民,治安不佳……..

從前的生活就是彌漫著壓迫的氣氛,恐怕因偶一不慎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煩。現在真的害怕回到布碌崙區,原因那裡實在有太多新移民時的辛酸回憶,不想記,也不想提起。

89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