憂鬱玩伴

許久以前,寫過一篇《男人俱樂部》的文章,我說能令男人神魂顛倒的玩具有五樣:

  1. 電腦
  2. 攝影器材
  3. 影音器材

年半以後,依舊證據確鑿,一眾臭男人毋庸抵賴。日前健回港旅遊,發覺其對攝影及 HiFi 的喜好愈來愈濃烈,旅港時最愛逛二手市場,原來健早己升級至把玩『來老貨』的境界,相機要看 x 年出產的 Leica M6;看過《無間道》後,又忽然幻想用『鴨記』的二手『膽機』來播國語老歌,一派高深莫測。聲,這個大朋友還是老樣子,儘管水緊之際,還是周身法寶;而本人除了『波』好略減外,其餘四項均或多或少沾了上手,說來我們都應驗了從前的預言。

男人要玩的東東多的是,高爾夫球、釣魚、遊戲機、行山、露營、股票、酒、賭 ….『瓣』數眾多,所以男人從來也不會專一。然而,年來不斷有人向我提出應該加上『女人』這一條,老實說,我是有心避諱的,女人怎能與嗜好相提並論?君不見 女人最反對男人跟豬朋狗友打 Golf?女人也可以容許自己擁有多個名牌手袋,卻拒絕讓男人多買一支鏡頭﹝或球桿﹞。足見女人不是男人的嗜好,反而是其嗜好的絆腳石。

不論年齡,男人是全天候愛玩的動物,結了婚的男人愛玩具,因為心中還有一股童真,在漫長的歲月裡生生不息,給平凡的生活中帶點熾熱。獨身的男人愛玩具,因為他們『無皇管』,也因為他們擁有太多精力、時間、金錢。許久以前聽過一位散文作家李英豪先生的故事,李一直聞名於劇本創作。一九八五年,愛妻煜煜因病去世, 因難忘夫妻之情而寫下散文集《給煜煜的信》,情深觸動萬千讀者的心靈。後來,李英豪先生索性放棄隨筆形式的散文創作,化悲傷為各類興趣,並結集成書,多見於養花、養魚、養鳥、養狗、養貓、古董、郵票、古玉、古幣、鐘錶、茶壺、字畫、佛像、佛學、禪學、莊子等等,興趣繁多, 只是心靈上卻寂寞得很。

男人要玩,原因不太令人費解,因為他們悶,因為他們寂寞、孤獨,又或者心頭上有太多不愉快的過去需要填塞。世上寂寞的人多的是,下一次到戲院看電影的時候,可以留意一下身旁有沒有男孩子經常獨個兒來看電影?他衣著有點光鮮,愛把玩許多高科技玩意兒,看來像頗富有的樣子,但眼睛卻閃著一點憂鬱。幫一個忙,主動跟他聊個天吧,他興趣廣闊、很健談、會說笑、會變戲法,保證他會逗得妳笑逐顏開。

216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