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曾經令我失敗過的女孩們

也許是本人有未卜先知的奇能,本版在九月廿五日著墨批評了葉國謙議員後﹝見《妖言惑眾》﹞,廿九日民建聯正式宣佈為區選佈署,隨即關於葉的新聞接種而來,顯然保皇黨己經成為七‧一遊行後首次選舉的狙擊目標。多個民主陣營高舉聲討旗幟,而葉則有望成為頭號炮灰。民主黨經上回區選失利後,不諱言民建聯在地區的實力不容忽視,幾經波折,最後由何秀蘭出馬競選,但勝算只有五成,反而平常心地說:『輸贏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競選過程。』此言立即惹來李大作家發炮批評:『來參選不計輸贏,那妳來幹什麼?』各執一詞,戰幔才剛拉開,欲知後事如何,還看下回分解。

誰是誰非屬見仁見智,問一問加洲候任洲長阿諾舒華辛力加成敗重要不重要?當然重要;再問一問老政客杜葉錫恩成敗重要不重要?我想,她較李大作家的胸襟廣闊。這只算杜對政治已經沒有野心,但不代表她自此應該離開社會工作,我們參與政治或社區活動並不一定要跟政治前途掛勾,可以為了社群、可以為理想、可以為公義、也可以只為了寶貴的社區經驗。我從前在美時參與社區選舉事務,但一直沒有政治野心,連前來投票的華人也沒有任何政治利益考慮﹝見《在沒有民主的日子裡》﹞,投給誰並不是單單因為某某倚重華人社區,也不是因為某某主張減稅,他們來投票,純粹只為團結華人社區而出一分力﹝雖然在美華人依舊一盤散沙﹞。我不會懷疑何議員別有用心,民主是一條漫長的路,要贏,不如去拍中央的馬屁。

輸贏是否重要,這是老掉牙的話題,也是唸大學時老師經常要我們思考的哲學,那時候我最喜歡借班莊遜1的故事為鑑,『成功』可以促使國家英雄作弊,同樣也可以蒙蔽立法局葉議員公正之心;『失敗』可以令朋友思緒混亂﹝見《對與錯》﹞,也可以令三毛因《滾滾紅塵》而選擇了結生命。過份固執於成敗的人愈不容易滿足,惡性循環,富足得如張國榮也逃不出自責失敗的死胡同。

我從少已飽嚐失敗,缺乏運動細胞、記性不好、還經常被同學拿自己的名字作笑柄,活像一個肥版大雄,卻因而鍊就了豁達的心m雖然仍有一般人的欲望,卻不會因為成功而過份雀躍,也不會為錯折而弄得痛哭沮喪。說起來,倒要多謝曾經令我失敗過的女孩子、上司、老師、對手、情敵等等,沒有您們,今天的我才不會成長起來。

 

  1. 八八年漢城奧運中,加拿大飛人班莊遜﹝Ben Johnson﹞以破世紀錄的9.79秒驚人時間壓倒美國傳奇田徑手李維士﹝Carl Lewis﹞勝出一百公尺賽事,一度成為加拿大英雄,不過後來因為被查出服用類固醇而被取消金牌,也同時為國家帶來羞辱。

185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