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與愛

一直不煙不酒,算不上是乖仔,身邊許多親友也不沾任何不良嗜好,這跟道德觀念無關,只是嫖賭飲吹百害而無一利,沒有必要去自傷身體。我們的飲食習慣跟外國人不一樣,他們每樣食品也貼上營養數據,方便監察每日的食量,甚至每點一次豉油也有數得計。為了健康,外國人每天所吸收的卡路里配額像守財奴一樣吝嗇。反觀中國人一般都比較勇敢,儘管煙包上寫著『吸煙可以致命』,中國的煙草銷量依然以大比數名列世界前茅。中國人喝酒也一樣豪爽,法國人喝紅酒或干邑也只是點到即止,香港的土豪卻是『成支上』,此舉無不嚇窒老外,為國爭光。

酒能亂性,這是連小孩也懂的道理,偏偏中國人會把之合理化。曹操說:『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』所以跟朋友『快樂時光』﹝Happy Hour﹞總離不開酒,但三國時代還未有酒後駕駛法例,現代人卻沒這等福氣。最近報上有一則新聞,某君喝得難醉如泥後開車回家,遲不醉早不醉,剛巧在獨自歸家的路上睡著了,並反鎖在車廂裡。巡警路過,任拍任搖也弄不醒車中人。幸運的是,那時候車子正停在交通燈前,並非行駛中;更幸運的是,右腳仍然下意識地踏著剎車器,最後需要勞煩消防員破門叫醒該名醉漢。

曾經認識一位女孩子,學會喝酒的時候正值失戀,不快樂的時候需要喝酒,原因醉了才會睡得好。酒和愛情有種微妙的關係,感覺同樣濃烈,同樣會醉,同樣會令人沉溺得不能自拔,『醉過方知酒濃,愛過方知情重。』記得從前鄺美雲有一首歌如此說。從前的女同學特別喜歡在唱卡拉 OK 時點播這首歌,貪其歌詞感人,我則不以為然,因為餘下的兩句『未嘗酒醉已清醒,未曾深愛已無情。』則十分無厘頭:

一﹞『未嘗酒醉』的時候,『清醒』是理所當然的,這其實是一句廢話。
二﹞『未曾深愛已無情』跟『未嘗酒醉已清醒』意思完全沒有關連,只是填詞人為接上句而勉強堆砌而成。

然而,這兩句至今仍然是女孩子失戀後的金句。無他,只要是『深愛』、『無情』、『酒醉』、『情重』、『清醒』幾個字溝出來的句字,只要能夠激發寂寞的共嗚,便足夠令無知少女陶醉不已。同一樣的道理,失戀的時候,不管淳酒劣酒,可以令人入睡的便是好酒,其餘的,哪兒還有心情去管?

167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