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o Wrongs Don’t Make a Right

上月底,宇宙學家史提芬霍金發表其新的黑洞理論,在物理學界激起了很大的浪花,因為新理論不但重新闡釋了黑洞學說,還否定了霍金自己卅年前的成名理論,一時傳為佳話。這件事還有一則趣聞,話說在1997 年,加州理工學院的普斯基爾曾質疑霍金的舊理論,並打賭說其中必定有錯。如今是霍金親口推翻了舊理論,並遵守諾言送上一本棒球百科全書,反而是普斯基爾說要琢磨一下新理論才肯接受霍金『認輸』。

讀到這裡,也許會有膚淺的口痕之輩說:『乜原來霍金都會錯?仲當眾認低威添?』我是唸科學出身的,由自然科學到電腦科學,及至後來的圖書館科學,前後讀了二十年,對『科學』二字比一般人都要熟悉﹝見《女性科學》﹞。科學的真諦是以尋求最合理的理論為目的,當中要透過不斷的假設、舉證及反證來達至最完美的解釋,所以科學的先決條件就是可以反證,連牛頓及愛因斯坦也不能倖免,霍金有錯當然並不令人意外。但從利益角度而言,霍金推翻了自己的舊理論是沒有好處的,但他仍然選擇去否定,完全是基於科學上的貢獻多於自己的名聲利益,因為錯就是錯,two wrongs don’t make a right,假若舊黑洞學說不先作糾正,宇宙科學便很難再發展下去。

我一直崇拜科學家﹝見《拜金世界》﹞,其中一個原因是科學家對『真理』的追求是很單純的,任何成見及尊嚴都可以在真理面前放下,當中他們需要很大的勇氣、包容、情操﹝尤其面對物質及政治上的誘惑﹞,才可以成為霍金一樣的人物。環顧四周,朋友、長輩、政客、商家、情人,就是找一個會說『對不起』的人也沒有,遑論要跟霍金相提並論。所以說,做人的道理並不是要處處爭強好勝,要成為一位偉大的人,反而要先學懂認錯,要先知錯才能去改,因為面子歸面子,走錯了路,不回頭是永遠不能去到目的地。回看六四事件、伊拉克戰爭、八萬五、廿三條、沙士,政府死口咬定沒有錯,繼續歪理、繼續說謊、繼續強勢領導下去,two wrongs don’t make a right,後果其實都由人民承擔下去。

289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